诗歌第二集

午夜

午夜
悠闲的红茶 打着哈欠
慌张的蚕豆 逃满一地
灯光的头越来越低

———我恍惚起来

午夜
绿色的酒 沉到了瓶底
孤独的杯子 张着大嘴
最后的调子 也沉沉睡去

———我恍惚起来

午夜
你的眼为何那么大
清晨将所有的希望倾入
正午将所有的激情倾入
黄昏将所有的记忆倾入
我将夜空所有的星星倾入

为何
———只换回你一片沉默的瞳孔

 

午夜(2)

午夜 灯光洒落
墙壁上黄色的木纹悄悄靠近我
抖落了白日的婚纱
绽开一张肌肤的脸
我忘却了

午夜 浓郁的芬芳
借着最后一丝月光
爬满了我斜放着的脸
遮盖了你寄来的忧伤
吐出一片银紫色的花乡
我忘却了

午夜 睁着眼的午夜
带来的全是她的心伤
你忘却了

究竟在何方?

 

我想养个孩子,或种棵树
和谁?

我的地铁是一排飞驰的百叶窗,
你站在窗外,表情忧伤
你左顾右盼一定感觉到我,我喊你,你却并未听见,
“唉,我一直站在你磁极的中央”

在弯型的十字台阶上,我垂头睡去,你看见我的羽毛,滚滚向楼下奔去
我悬挂在空中 身边只留下了空气

刚刚有人在倾听
是你吗
或者是墙上的那幅画
你放下手中的灯,脱下了衣裳
我看你发红的皮肤就象火光

火光灼痛了我的翅膀

水中有起雾 ,它吹到了我的脸
我的脸好湿,你用他取走了我的表情
————唯一的表情
水珠滴滴答答,停留在你指尖周围
你手拿起了剪刀

“我要一只金山羊,一根风笛,和一张表情”

城市长出野草,围墙越来越高
辛辣的味道与汽车的脚印
我看见有人在拥抱,天空中撒满了灰色的小鸟

你演着你的角色

大街上有人拎着礼物在狂跑,风好大
有人刚从高楼被刮倒,带着他白色的耳机
风好大

 

我正在想念我的北方,93年的北方

你看我是头大还是脚大?
你是在我的上方还是下方?
有个小男孩正在用路灯测量距离
有个老人正在用船票来归纳记忆
有个男人正在用钞票来清点情绪

你看我是头大还是脚大?
你是在我的上方还是下方?

买份报纸看看,或者来杯咖啡
你喜欢我胃痛的样子
“我要翻过那山,我要趟过那河”
但我只爬过了那座墙
你抱了我,我流了好些血
————唉,为何,我真的是有知觉!

你说痛是有声音的,我看到飞驰的救护车从我身边过去
你说痛是有颜色的,我看到街角风卷起无数黄叶追去

你是在前方吗?我的爱人

车窗外的景物越来越模糊
车的空间真的忒小,而方向盘真的太大
你用力打开我的车门
你金光灿灿 肩上披着闪闪磷光
“请给我一顶帽子和一张床”我说
今晚我要戴着它进行梦想”

————或者,想我的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