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第四集

臆造的四季

沉重的灰枝,
蘸了一点浓浓的绿色 喝醉似的向清风
不停地做着东倒西歪的膜拜
初衷大概只是为了定格成一种幽雅的姿态

风 袭击了逃窜的群雀
又躲闪到初春庄严的仪式中央
一下子找不到消失的出口
不幸的它 被悬挂在
多变的文字间
一直熬到秋天
疲惫成一张布满皱纹的表情

而夏天还在酣唱 歌词大意是嘲笑总想躲藏的 四季的阴影
影子掩耳爬行在午后干裂的枯草间
而地面却无知无觉
板着一张装死不动的脸

当白雪覆盖
绿色的睫毛,走露了眼神的消息
白雪感动成他柔弱的恋人
怅然流向远方
寄走了去年秋日最后的几张黄页

当满身排骨的寒风甩掉他残忍的伪装
竟露出温润的笑
群兽在森林深处醒来
睁眼的声音打动了一个漂亮的孩子
他拍打着好奇的风
一头不回地向那
一排白色的獠牙
——跑去

对于空气的遐想

空气
在白色的房间
被闭眼的瞬息催眠
又因一张脸而颤颤地涨满

五月的空气
浸满了脉脉的等待
又在转身间化做了思念
它背向你
留下了今天长长的影子

那张脸是梦的梦
梦里,只有一只手出现
象风触及了画中的湖面 惊动了湖底人
他用水做的眼睛
向暗蓝的天际 张望

 

活时有些接近

你的伤口浸泡在我的血液里
呼吸
吞吐着疼痛的快感 将死亡蓝色的火苗点燃
吃掉了一大片阴湿的地板
吓得木纳的墙面也后退了半步
我问“这恐惧放出的空间竟没有使你过得多一些高远”
你说“你我活着感觉有些接近,死了会更加遥远”

没有一件事已使我快乐
当昨日清点你所谓的三个欲望
我掰掰我的伤口取乐
再用一口痰聊聊半张脸的天
大便的时候捂着耳朵倾听恶心在体内滑动的声音
用左手拿捏右臂空空的袖口 又用右手拿捏左臂空空的袖口
发现世界已少了一大半
好在腿还算听话,站立在自己看得见的下方

头还很硬
并且急切地想看看门外世界守望的拳手
他们今天被挤在黑红色门板明亮的猫眼里头
成为呼啸的观众

 

 

我们都是一张纸

一张纸因为苦恼而拼命撞墙
其他的则
集体撩撩衬裙 给你一个白色墙面空无平板的遐想
棕色高楼只有一扇窗被推开了
细长条的窗帘
飞舞着粉蓝色的妖娆
整个房间都在宽衣解带

他妈的
活着的总归要死去
死去的也不会再醒来

但放心
故事还会继续
我们曾挤占了整个世界的高点
最终
竟成了世界的笑料 笑不动的时候
有人将我们的标签揭走

上一分钟 那张纸上还写着“是你的 一定是你的!”
下一分钟写着
“回忆 再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