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第五集

寻找妓女

为了使一切发生 我用一个空房间等你
等你降生
我站在虚掩的门口 穿反了衣服
我不是来表扬你的
我来诅咒你
诅咒你的降生

“你好”
大街上戴着金发的美人
“哦,对不起,不是你。”

“你好”
路灯下抹着红唇的男人。
“哦,对不起,不是你。”

“你好你好”
你这个朝着黑暗奔去的妓女
“你好,就是你”
“你怀中孕育的是我的宝宝”
——那是我的你

 

妓女与歌声

今晚布满血丝的月牙儿
是疲惫夜空的伤口
缩小的路灯——
天才伴奏
妓女嗥唱一宿

再去喝被月光放大的
那一河毒酒

烂树叶摸黑追着狂风跑
戳瞎眼的枝却在楼上怪笑

切下食指竖起在夜幕前面
猩红的手横放在幕布后头

 

烂女孩

“很好 你演的很好”
“你很胖呀 你很胖”
“很好 你跳的很好”
“你很胖呀 你很胖”
祈祷吧! 你心智属于一块肉
操——
祈祷吧! 你不需要换一架新的电视机
操——
祈祷吧!
你需要换的从来都是
操!!

 

雕塑房间的故事

石头挣脱了一下
变成了稀泥
呵呵!
一件雕塑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将段裂的竹刀划向老脸的天花板
皱开涟漪 下了一场夏季的雪
瞥一眼
墙角那只耸腰持枪的红虾
这个不自量力的家伙 披着堂吉珂德的盔甲
就准备袭击一间
名叫FACE的酒吧

女人弯曲起来
又放下
腰上流下了
俗称黄豆的物体
他的孩子捧着碗 站在门口
等着它下锅

面条模糊的就记不起饿的事来
因为躺在碗里太舒服
所以又不太咸
横竖倒在嘴里
脑中马上传来了“你很饱”的消息
电话铃响起
有人在那头复读起:
“我已采购到一点点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