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第六集

童话

有条小船载了大大的烟囱
昂然游走
你的唇因被忧伤吸引卷入河底
空中有个大大的摇篮
被天际间最大的声音击中
粉碎
连最小的哀伤都没留下
每次有人转身
眼中都会起风
黄黄的风
即便今天也是如此
我蹲下
扮作你最老的奶娘
用我最怕的黄风
重重抽打你光洁的皮肤
用你最长的发
装点我漆黑的孝服

当惨淡的月夜印满你血丝的红唇

 

这着实是个秘密

 

这着实是个秘密,
我一直以为是风刮进我的耳际,
或是
散落在星空的密码,满满覆盖

赤裸的 无依无靠的

你在离星辰最近的高原上做着深呼吸
你眼睛有些迷离
又开始简单的呼气
那是一些奇怪的生理反应
上帝制造我们的时候 是出于嫉妒
在我们的体内放置了些许
类似后悔的东西
使我们于某个情绪
欲罢不能
像看到美丽的海市蜃楼 化作稠稠的液体
涓涓地流走
--———我的风啊,你一定在高处

在风的下面
是我们每日经历的黑暗
在这虚拟的长夜里
我们与他彼此思念 一直磨蹭到倦怠
————还告诫自己 我 已失去知觉

五年前 记不太得了吧?
管他呢
你知道的
模拟是数字的前身 虚拟的总比真实精彩
我们一直无法把握那些转瞬即失的画面
你在这边,我在那边,
我看到彩云在青山聚攒
就像盛装的登山运动员
到达山顶 轻易跨过辽阔的苍穹
就像我们每日登堂入室
轻易打开电视机

你一直以为他们成为了简单的天使
可当我在可怕的深夜
翻过唐古拉山山口
我看到他们聚集在这个星球的底端
变成一群饥饿的白狼
被当空的月亮 人世间最冤的吊死鬼
他的白脸
看管。

当我叙述此事的时候 呢喃的像一个幸福的老妇
但当时 我是个不断呕吐的受惊者

你是否也迷惑起来 就像我现在的此时?

我的此时,在你的那边,
我用我的右手背轻拂你的左脸
又用我的左手,轻拂你的右脸
你好像有些脸痒,回手抹去两颊的泪。
星空熄灭了

—————你的此时在我的这边。

有时我很想紧握住你的头颈,
让你听听你自己的嘶鸣,
就像手握一盏奄奄一息的灯,在他最后几声叹息中,
看到自己在墙上垂死的身影。

而那时,
或许是刚上北方,
电闪雷鸣,
最大的草原上飞砂走石,
人类用几片羽翼 轻易地吸干上帝的愤怒
拿捏成几丝小小的妖精
在灯泡封闭的球形舞台 闪耀
揣摩人类 彼此撕咬。

那时
你我彼此的关联
是几年后在一个著名的公园
风平浪静的草地上
半梦半醒的口述
讨人喜欢的口水
不断重复的重复
你表情并不僵硬 你略施魔法
随手抛给不远处那个有健身癖的
在那天的黄昏
我们共同看到了一群黑衣人 直挺挺地走向公园的深处
就像走回到它的历史
面对那些庞然大物的永远
我们共同在那时那地
留下
无知的眼泪

在我的叙述中
有一群被我的鲁莽惊动的马匹
在滚动的黑云下 我张口结舌的目光里
厉声嘶鸣
天空摆脱了云层的困惑
圆睁了它的独眼 放下了她雪白的手臂
困惑抬高了承满绿色的舞台
化作晃眼的光 和世界
一起 凋零
————就像树荫下紫色的暗花 遭遇了山涧汹涌的闪动 刹那的枯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