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第七集

你卷土重来

当你卷土重来
明亮地星辰
在你身体所及的上空
被你肌肤上滚滚的尘土
染黄
你出现在我的面前
就像风一样
在我所能触及的地方
静止不动
于是我用我的手背
触摸你的脸和
颈下的脖
刹那间
你化作了无数悬浮的文字
无人能懂的跌落在我的
脚边
满满的
就象寂寞的干沙
被昨夜那场汗流浃背的暴雨
彻底捶击

 

臆造的四季2

 

夏季
每一分钟疯长的绿荫
冒出有毒的新芽
在它的顶端
虫 蛇和飞禽
留下他们咶噪的剪影
使土地干燥没有了声息
那些在平原上奔跑的云朵
是夏季最后的逃难者
散落的包裹
和恐惧
因为远处有秋风起

秋风像游勇般空降黄昏浸泡的村落
蜘蛛在屋檐下织网
层层叠叠
编织着人们越来越迟缓的目光
夕阳在远处点燃皱皱的湖面
我遥望你怀中满山遍野的野菊花
金色的
秋天 用花瓣编织着一分钟的皇冠
来勒索
余下的季节
于是 冬天就这样来了

于是 冬天就这样来了
冬天
这个北方来的妖魔
将无数冲出地球的河流
一把抓紧
用它冰冷的呼吸
将它们冻成赤条的挽联
银白色的
呜咽队伍中的散发
凌乱的
即使昨日还怀抱夏季满盆的
可以辨认的星辰
冰冷的
即便昨日还存着出逃的温暖

在这个季节
怀思 人劳?
更寒冷

 

——上帝制造了春天
祂在绿色的屋顶创造了雨
雨水
和雨声
———即便你已行走在离开四季的途中
你 还能听得见

 

万圣

万圣之夜
只留下了寂寞的镰刀
割断了的多情的风妖
将自己粘贴在无声的寂静里
即便逃往更寒冷的北方
都躲不开它冰冷的尖刀
在万壑环保之夜
在弯曲的闪电生长之夜
在有着鳞光皮肤的海洋之夜
在恐惧拥抱狂喜之夜
在无声等待寂静之夜
在发出巨响之夜
在身体交织之夜
在被欺诈捕获之夜

在你我体内任意穿行

 

 

火车

四张床之间
这个男人不停走动
如同在这哆嗦的盒里
一个陌生的单词
碰撞我这里所有的关联——
有着两张毫不相干人脸的门
一张表情夸张的床单
三根剥了皮的香蕉
四盏不同意见的灯

我换了一下姿势
弯曲在寂静也能颠簸的一刻
(消息被阻止在喧闹的那头)
与一个陌生的男人一起
打量窗外
笼罩城市的黑纱
火车象钢管一样穿透黑纱与城市(也穿透了我)
应证承诺里的城市
在黑暗里可以被兑现
如同应证城市
可以被巨蟒纠缠千年

我继续写字
邻居正在用走调的嘴
消化饭后的胃
我继续写字
那些字喝饱了我的口沫
刚有些倦怠
就被车轮的叫喊
卷入铁轨的深处

 

 

火车2

在这个车厢里收到的不是消息
是一个人的始末
是留在窗上的曲线图
黑夜被惯性撞击的咆哮
而红色的曲线依旧 如期而至
刚刚满车朗朗 我还以为火车擅自跑向东北方
说实话 我最怕豪爽
换了节车厢
那里有一只女蜘蛛在吐丝
她的男友一起与她织网
电话里吞吐的全是名人
但有时舌头伸出飞舞
好在只有一人被捆绑
上面有两位IT精英
谈着如何绑架上帝
我怕被他们看穿
好在他们对过道里经过的烧鸡更加着迷
但还是狠狠的踢了门一脚
好像那也是潜在的客户
这可不是很好的预兆
我担心起我那三十五年的沙雕城堡
为此我匆匆看了一眼我的行囊
那里躺着我的棉花糖木马
那是我所有的家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