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第九集

方向
在一个离世界很远的地方
我的身体上空聚满裸露的云层
在盈满寂静的晚上
我的愚昧发出了声响
:我终于有了方向
天空散落的是
被遗忘的 锁住的 打不开的-----
难道我会被这群猛兽 一步步拖入地幔中央?
我默默起身
我食指的根部还遗留着过夜的血渍
手臂还横躺在天幕的后方
今夜 连黑暗也有了方向!
听听他还说什么,

"不再倦怠了
那只是一个永恒!'

 

日子的目光

时间 被放大的近乎绝对
而记忆还在查找着
用黄色的路灯抓住了我
我正在寻找我的影子
秃头 并且裸露
脚踩捏着企图逃逸 被撕碎 扭曲的影子
可他宣称
他已不属于我

日子披着怎样的目光
在我身边躅蠋独行
过去的那一年
正在放下起落架寻找安全的跑道
着落的那一段
会不会又是那两个夏季之间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