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艺术文献》(丛书)档案二

我的现代艺术观念 观点概括 我一直认为当代艺术所要关注的,或者最重要的就是一种现场感。
所谓现场感,就是一盘“热”菜,它不是西点,更不是拼盘,应具有当下性与社会性。
当下性就是一种时间性,社会性更代表一定的地域性。尽管我们任何一个时间空间
与地理空间,都是历史与地域延伸的一部分,它们都不是孤立的。人也是社会关系
延伸中的人,他总是无可奈何地踩在某个延伸的空间里,高喊“唐朝”的,还是世纪
末的人,高唱“回到拉萨”的,还是汉人。我当然相信,总有天才,能超越时空超越
自我,但我更相信当下,我信任那些不怎么海阔天空的,因为大家都还没有翅膀。
所谓“观道者如观水,以观沼为未止,则之河,之江,之海,曰:‘水至也!’殊不知
我之津,液,涎,泪皆水。” 具体论述:关注是一码事,表达又是一码事。艺术家反应出的永远是表达的问题,所以如何表达
是重要的,很多的观念作品仿佛是观念的论证过程。论证的手段好了,观念变复杂了,
手段也就成了“艺术”。文字中很多洋洋洒洒的巨著,其实有时想要表达的那点意思大约
一篇前言就够了,但读者是需要“入境”的,不是将草种入肩膀,喊一声“忍着点”那么简
单,而是需要魔术师那般不停变幻着,直至悄悄地改变了你的阅读习惯。我想任何艺术
都是如此,认识到是一回事,想到做到又是一回事。菜刀要磨成剑——真是不容易啊!这
时代,我认定是大时代,但出的是大资本家、商业上的大谈判家、大科学家、大政客,
贪污也是大贪,时代太牛×了,艺术家个体很难出来。但有幸能成为一幕幕大戏的看客,
甚至描述者,也乐在其中。
不赞成的观念 反对一切观念概念化的拼凑,图解化的表达。反对将假问题抄作成真
问题,将真问题虚化为没问题。但首先要声明,反对是容易的,光反
对是没有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