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 第一集

 

文︱ 廣慈 

 

我是妖风
我是妖风为黑夜停留在树的顶端
不远处神鸟悬挂黑衣
包裹着不安眼神的预言
天边绣金的乌霞
它正急急奔向众神的裁缝
为妆点黄昏最后一丝晚妆
黄昏在那一刻
沉没在你不必回头的伤感中央
树便在我脚下
因摇曳而颤抖


 
厕所与床
框不住的梦境
到人工的盒子
数一数 相差五步
直白对叱的是
冷眼的方砖
低下昨夜失去的头颅
将屁股摁住在城市涌动的暗道口
放纵身体最肮脏的机密
冲响人生最现实的每一天
睁眼看白花花的窗外
不必再想那只
昨晚叫嚣嗜血的蚊子


 
孩子 你不要死
炸弹也有停留的时候
当旷野有了朱砂的十字流动
孩子,你不该这样死去
我会将指甲把你的生命线延续
黑衣人一排排向黑色走去
只有我认得出谁是年轻的你
炸弹也会发出婆娑声
火的形状有时象颗乳牙
你的烟早已化做更轻的烟
黑衣人一排排继续向黑色走去
明天
我们将全部出发
夜的脸
墙角的黑暗只放得下一张红唇
细细的火柴尖上飘着一颗乳牙
烟蒂耸起它半寸的高领
汽雾灯下
青丝悬挂 下划
消没在
黑白照片发黄的目光下
地板被切割成双色的琴键
有些脏的高跟鞋踩出心跳的呻吟
一张脸在荧光闪耀下
似乎感动起来
门 在晃动中悄悄走近 背后躲了
一把生锈的钥匙 一张白净的手
三种情景

 


梦魇从千层的云端降落
城市在他的注视下无依无靠
他在郊外抓起一把血
披上红袍
急速走进街道
女人穿着花裙躺在花丛上
她的孩子在手推车里独自醒来
绿色的草地上
微秃的丈夫切开了他的动脉
风又吹散了他稀松的头发
有蝴蝶在翩翩起舞
它们错把男人
当成了红色的地毯
床 一向就这么大
脱光了的我 也就这么小了
小老头裹着一团肉在舞池里飘浮
嘿,眼里并没有你说的萤火虫
小男孩想着他的姐姐此时在哪里
所有的大人都在这房间里跳舞
这张床真的好大
我可以缩在床角 看他们集体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