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第二集

 

文︱ 廣慈

 

午夜
悠閒的紅茶 打著哈欠
慌張的蠶豆 逃滿一地
燈光的頭越來越低
———我恍惚起來
午夜
綠色的酒 沉到了瓶底
孤獨的杯子 張著大嘴
最後的調子 也沉沉睡去
———我恍惚起來
午夜
你的眼為何那麼大
清晨將所有的希望傾入
正午將所有的激情傾入
黃昏將所有的記憶傾入
我將夜空所有的星星傾入
為何
———只換回你一片沉默的瞳孔


 
午夜(2)
午夜 燈光灑落
牆壁上黃色的木紋悄悄靠近我
抖落了白日的婚紗
綻開一張肌膚的臉
我忘卻了
午夜 濃郁的芬芳
借著最後一絲月光
爬滿了我斜放著的臉
遮蓋了你寄來的憂傷
吐出一片銀紫色的花鄉
我忘卻了
午夜 睜著眼的午夜
帶來的全是她的心傷
你忘卻了

究竟在何方?


 
我想養個孩子,或種棵樹
和誰?
我的地鐵是一排飛馳的百葉窗,
你站在窗外,表情憂傷
你左顧右盼一定感覺到我,我喊你,你卻並未聽見,
“唉,我一直站在你磁極的中央”
在彎型的十字臺階上,我垂頭睡去,你看見我的羽毛,滾滾向樓下奔去
我懸掛在空中 身邊只留下了空氣
剛剛有人在傾聽
是你嗎
或者是牆上的那幅畫
你放下手中的燈,脫下了衣裳
我看你發紅的皮膚就象火光
火光灼痛了我的翅膀
水中有起霧 ,它吹到了我的臉
我的臉好濕,你用他取走了我的表情
————唯一的表情

 


水珠滴滴答答,停留在你指尖周圍
你手拿起了剪刀
“我要一隻金山羊,一根風笛,和一張表情”
城市長出野草,圍牆越來越高
辛辣的味道與汽車的腳印
我看見有人在擁抱,天空中撒滿了灰色的小鳥
你演著你的角色
大街上有人拎著禮物在狂跑,風好大
有人剛從高樓被刮倒,帶著他白色的耳機
風好大


 
我正在想念我的北方,93年的北方
你看我是頭大還是腳大?
你是在我的上方還是下方?
有個小男孩正在用路燈測量距離
有個老人正在用船票來歸納記憶
有個男人正在用鈔票來清點情緒
你看我是頭大還是腳大?
你是在我的上方還是下方?
買份報紙看看,或者來杯咖啡
你喜歡我胃痛的樣子
“我要翻過那山,我要趟過那河”
但我只爬過了那座牆
你抱了我,我流了好些血
————唉,為何,我真的是有知覺!
你說痛是有聲音的,我看到飛馳的救護車從我身邊過去
你說痛是有顏色的,我看到街角風卷起無數黃葉追去
你是在前方嗎?我的愛人
車窗外的景物越來越模糊
車的空間真的忒小,而方向盤真的太大
你用力打開我的車門
你金光燦燦 肩上披著閃閃磷光
“請給我一頂帽子和一張床”我說
今晚我要戴著它進行夢想”
————或者,想我的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