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第三集

 

文︱ 廣慈

 

今晚我很高兴
葡萄吃完了 只剩了酒
我很高兴
将酒一饮而尽
路灯太昏暗,
车儿太颠簸
城市在背面远去
你在那里?
今晚我要尽情地想你
有人走了 只剩下了声音
我很高兴
将声音一饮而尽
我知道你就在附近
风带来了你的滋味 雨悄无声息
你在那里?
今晚我要尽情的想你
蜡烛点完了 剩下了寂静
我很高兴
将寂静一饮而尽
月光太矫奢
却无任何人影
我在这里
你在那里? 今晚
“让我用力地想你!” 
————有人从高楼刮落,戴着他粉色的耳机


 

我在你浑浊的水中
找不到你皮肤的光泽
在传说沉积美丽的底部
我只找到一圈腐浊的花瓣
和你久远的呼喊
我听出那是我对生命理解的痛楚
你淤积的暗斑
是颜色无法透射的抑郁
当光犹豫向前
却惊动了欲望无所适从的暗流
你这
我体内流出的水
为何如此无知无畏的流淌


 
锁链
坚持到最后一分钟
你说
在此之前你将屏住呼吸
你的瞳孔不能转动
当群蝇在翁翁做响
当远处乌云沉沉 闪电穿行
你的近处不会飞沙走石 秋叶飘淋
因为你身上裹着厚厚的冬衣
世纪末的少年 在世纪初的群奴之间
隔着轻易跨过的红海
一起低吟
在此之前风帆搁浅 船上的水手已沉睡千年
简单的白鸽轻荡翅膀
竟将初醒的帆抖裂
群奴在此时停止歌唱
我认为这是回去最后的时机
时间在最后一刻与镣铐疏离
既脆弱又清晰
我甚至看到头发湿润的少年逐渐背去
此时 只需一只手轻轻点击
我就会彻底转移
是的 你让我念着你的咒语:
蝉茧拨开的一刻是张嘴
拥抱的一刻头戴花冠
站立的一刻红发飞舞
倒下的一刻背朝蓝天
是的 洁白的圣婴在前面飞跑
黑色的甲克 白炽灯下
在墙上 投射一条赤裸的身体
中间 人奴留下了——
银色的锁链


 
 
睁眼又闭眼 是为了让卡壳的幻灯片
变成八角的房
黄色的地板被刷成奘青色
把自己关在属于你的沙发上
浸泡
那是一片有着烧伤肌肤的海洋
随便一架老式的缝纫机
那是一个朋友送的
随便一个晚上
用一根粉色的玻璃线带到这里
步履匆匆

 


就象第一次遇见你
步履匆匆
在老缝纫机上做着与我无关的游戏
一定要留长发
挡挡被机器踩过的头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有一个有脖子的头
突然弹出门背后
“你好你好”
那是一个爱情的木偶
有一只苍白的手
放在每个看的见的臂下
那是一个没有选择的镜头
有一只黑色的玻璃杯
溢满了最好的酒
那是酒最不幸的醉酒
有一群人
扶老携幼
吐着彼此相爱的玩笑
脚踩着马路东倒西歪油腻的脸
不惧怕任何的样子
向那边的黑色走来
又从这边的黑色走过
所幸
没有看到那只 没有了爱
发抖的
夜色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