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第四集

 

文︱瞿廣慈

 


臆造的四季
沉重的灰枝,
蘸了一點濃濃的綠色 喝醉似的向清風
不停地做著東倒西歪的膜拜
初衷大概只是為了定格成一種幽雅的姿態
風 襲擊了逃竄的群雀
又躲閃到初春莊嚴的儀式中央
一下子找不到消失的出口
不幸的它 被懸掛在
多變的文字間
一直熬到秋天

 


疲憊成一張佈滿皺紋的表情
而夏天還在酣唱 歌詞大意是嘲笑總想躲藏的 四季的陰影
影子掩耳爬行在午後乾裂的枯草間
而地面卻無知無覺
板著一張裝死不動的臉
當白雪覆蓋
綠色的睫毛,走露了眼神的消息
白雪感動成他柔弱的戀人
悵然流向遠方
寄走了去年秋日最後的幾張黃頁
當滿身排骨的寒風甩掉他殘忍的偽裝
竟露出溫潤的笑

 

群獸在森林深處醒來
睜眼的聲音打動了一個漂亮的孩子
他拍打著好奇的風
一頭不回地向那
一排白色的獠牙
——跑去
對於空氣的遐想
空氣
在白色的房間
被閉眼的瞬息催眠
又因一張臉而顫顫地漲滿
五月的空氣
浸滿了脈脈的等待
又在轉身間化做了思念
它背向你
留下了今天長長的影子
那張臉是夢的夢
夢裡,只有一隻手出現
象風觸及了畫中的湖面 驚動了湖底人
他用水做的眼睛
向暗藍的天際 張望

 


 
活時有些接近
你的傷口浸泡在我的血液裡
呼吸
吞吐著疼痛的快感 將死亡藍色的火苗點燃
吃掉了一大片陰濕的地板
嚇得木納的牆面也後退了半步
我問“這恐懼放出的空間竟沒有使你過得多一些高遠”
你說“你我活著感覺有些接近,死了會更加遙遠”
沒有一件事已使我快樂
當昨日清點你所謂的三個欲望
我掰掰我的傷口取樂
再用一口痰聊聊半張臉的天
大便的時候捂著耳朵傾聽噁心在體內滑動的聲音
用左手拿捏右臂空空的袖口 又用右手拿捏左臂空空的袖口
發現世界已少了一大半
好在腿還算聽話,站立在自己看得見的下方
頭還很硬
並且急切地想看看門外世界守望的拳手
他們今天被擠在黑紅色門板明亮的貓眼裡頭
成為呼嘯的觀眾

 


 
 
我們都是一張紙
一張紙因為苦惱而拼命撞牆
其他的則
集體撩撩襯裙 給你一個白色牆面空無平板的遐想
棕色高樓只有一扇窗被推開了
細長條的窗簾
飛舞著粉藍色的妖嬈
整個房間都在寬衣解帶
他媽的
活著的總歸要死去
死去的也不會再醒來
但放心
故事還會繼續
我們曾擠佔了整個世界的高點
最終
竟成了世界的笑料 笑不動的時候
有人將我們的標籤揭走
上一分鐘 那張紙上還寫著“是你的 一定是你的!”
下一分鐘寫著
“回憶 再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