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第五集

 

文︱瞿廣慈

 

尋找妓女

 


為了使一切發生 我用一個空房間等你
等你降生
我站在虛掩的門口 穿反了衣服
我不是來表揚你的
我來詛咒你
詛咒你的降生
“你好”
大街上戴著金髮的美人
“哦,對不起,不是你。”
“你好”
路燈下抹著紅唇的男人。
“哦,對不起,不是你。”
“你好你好”
你這個朝著黑暗奔去的妓女
“你好,就是你”
“你懷中孕育的是我的寶寶”
——那是我的你

 


 
妓女與歌聲
今晚佈滿血絲的月牙兒
是疲憊夜空的傷口
縮小的路燈——
天才伴奏
妓女嗥唱一宿
再去喝被月光放大的
那一河毒酒
爛樹葉摸黑追著狂風跑
戳瞎眼的枝卻在樓上怪笑
切下食指豎起在夜幕前面
猩紅的手橫放在幕布後頭

 


 
爛女孩
“很好 你演的很好”
“你很胖呀 你很胖”
“很好 你跳的很好”
“你很胖呀 你很胖”
祈禱吧! 你心智屬於一塊肉
操——
祈禱吧! 你不需要換一架新的電視機
操——
祈禱吧!
你需要換的從來都是
操!!

 


 
雕塑房間的故事
石頭掙脫了一下
變成了稀泥
呵呵!
一件雕塑的故事就這樣開始了
將段裂的竹刀劃向老臉的天花板
皺開漣漪 下了一場夏季的雪
瞥一眼
牆角那只聳腰持槍的紅蝦
這個不自量力的傢伙 披著堂吉珂德的盔甲
就準備襲擊一間
名叫FACE的酒吧
女人彎曲起來
又放下
腰上流下了
俗稱黃豆的物體
他的孩子捧著碗 站在門口
等著它下鍋
麵條模糊的就記不起餓的事來
因為躺在碗裡太舒服
所以又不太鹹
橫豎倒在嘴裡
腦中馬上傳來了“你很飽”的消息
電話鈴響起
有人在那頭複讀起:
“我已採購到一點點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