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第六集

 

 

文︱瞿廣慈

 


童話

 

有條小船載了大大的煙囪
昂然遊走
你的唇因被憂傷吸引捲入河底
空中有個大大的搖籃
被天際間最大的聲音擊中
粉碎
連最小的哀傷都沒留下
每次有人轉身
眼中都會起風
黃黃的風
即便今天也是如此
我蹲下
扮作你最老的奶娘
用我最怕的黃風
重重抽打你光潔的皮膚
用你最長的發
裝點我漆黑的孝服
當慘澹的月夜印滿你血絲的紅唇

 


 
這著實是個秘密


 
這著實是個秘密,
我一直以為是風刮進我的耳際,
或是
散落在星空的密碼,滿滿覆蓋

赤裸的 無依無靠的

你在離星辰最近的高原上做著深呼吸
你眼睛有些迷離
又開始簡單的呼氣
那是一些奇怪的生理反應
上帝製造我們的時候 是出於嫉妒
在我們的體內放置了些許
類似後悔的東西
使我們於某個情緒
欲罷不能
像看到美麗的海市蜃樓 化作稠稠的液體
涓涓地流走
--———我的風啊,你一定在高處
在風的下麵
是我們每日經歷的黑暗
在這虛擬的長夜裡
我們與他彼此思念 一直磨蹭到倦怠
————還告誡自己 我 已失去知覺
五年前 記不太得了吧?

 


管他呢
你知道的
類比是數位的前身 虛擬的總比真實精彩
我們一直無法把握那些轉瞬即失的畫面
你在這邊,我在那邊,
我看到彩雲在青山聚攢
就像盛裝的登山運動員
到達山頂 輕易跨過遼闊的蒼穹
就像我們每日登堂入室
輕易打開電視機
你一直以為他們成為了簡單的天使
可當我在可怕的深夜
翻過唐古喇山山口
我看到他們聚集在這個星球的底端
變成一群饑餓的白狼
被當空的月亮 人世間最冤的吊死鬼
他的白臉
看管。

 


當我敘述此事的時候 呢喃的像一個幸福的老婦
但當時 我是個不斷嘔吐的受驚者
你是否也迷惑起來 就像我現在的此時?
我的此時,在你的那邊,
我用我的右手背輕拂你的左臉
又用我的左手,輕拂你的右臉
你好像有些臉癢,回手抹去兩頰的淚。
星空熄滅了
—————你的此時在我的這邊。
有時我很想緊握住你的頭頸,
讓你聽聽你自己的嘶鳴,
就像手握一盞奄奄一息的燈,在他最後幾聲歎息中,
看到自己在牆上垂死的身影。
而那時,
或許是剛上北方,
電閃雷鳴,
最大的草原上飛砂走石,
人類用幾片羽翼 輕易地吸幹上帝的憤怒
拿捏成幾絲小小的妖精
在燈泡封閉的球形舞臺 閃耀
揣摩人類 彼此撕咬。

 

那時
你我彼此的關聯
是幾年後在一個著名的公園
風平浪靜的草地上
半夢半醒的口述
討人喜歡的口水
不斷重複的重複
你表情並不僵硬 你略施魔法
隨手拋給不遠處那個有健身癖的
在那天的黃昏
我們共同看到了一群黑衣人 直挺挺地走向公園的深處
就像走回到它的歷史
面對那些龐然大物的永遠
我們共同在那時那地

 

留下
無知的眼淚
在我的敘述中
有一群被我的魯莽驚動的馬匹
在滾動的黑雲下 我張口結舌的目光裡
厲聲嘶鳴
天空擺脫了雲層的困惑
圓睜了它的獨眼 放下了她雪白的手臂
困惑抬高了承滿綠色的舞臺
化作晃眼的光 和世界
一起 凋零
————就像樹蔭下紫色的暗花 遭遇了山澗洶湧的閃動 刹那的枯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