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第七集

 

文︱瞿廣慈

 

你捲土重來

 

當你捲土重來
明亮地星辰
在你身體所及的上空
被你肌膚上滾滾的塵土
染黃
你出現在我的面前
就像風一樣
在我所能觸及的地方
靜止不動
於是我用我的手背
觸摸你的臉和
頸下的脖
刹那間
你化作了無數懸浮的文字
無人能懂的跌落在我的
腳邊
滿滿的
就象寂寞的幹沙
被昨夜那場汗流浹背的暴雨
徹底捶擊


 

臆造的四季2


 
夏季
每一分鐘瘋長的綠蔭
冒出有毒的新芽
在它的頂端
蟲 蛇和飛禽
留下他們咶噪的剪影
使土地乾燥沒有了聲息
那些在平原上奔跑的雲朵
是夏季最後的逃難者
散落的包裹
和恐懼

 


因為遠處有秋風起
秋風像遊勇般空降黃昏浸泡的村落
蜘蛛在屋簷下織網
層層疊疊
編織著人們越來越遲緩的目光
夕陽在遠處點燃皺皺的湖面
我遙望你懷中滿山遍野的野菊花
金色的
秋天 用花瓣編織著一分鐘的皇冠
來勒索
餘下的季節
於是 冬天就這樣來了
於是 冬天就這樣來了

 

冬天
這個北方來的妖魔
將無數沖出地球的河流
一把抓緊
用它冰冷的呼吸
將它們凍成赤條的挽聯
銀白色的
嗚咽隊伍中的散發
淩亂的
即使昨日還懷抱夏季滿盆的
可以辨認的星辰
冰冷的
即便昨日還存著出逃的溫暖
在這個季節
懷思 人勞?
更寒冷


 
——上帝製造了春天
祂在綠色的屋頂創造了雨
雨水
和雨聲
———即便你已行走在離開四季的途中
你 還能聽得見

 


 
萬聖

 


萬聖之夜
只留下了寂寞的鐮刀
割斷了的多情的風妖
將自己粘貼在無聲的寂靜裡
即便逃往更寒冷的北方
都躲不開它冰冷的尖刀
在萬壑環保之夜
在彎曲的閃電生長之夜
在有著鱗光皮膚的海洋之夜
在恐懼擁抱狂喜之夜
在無聲等待寂靜之夜
在發出巨響之夜
在身體交織之夜
在被欺詐捕獲之夜
在你我體內任意穿行
 


 
火車

 


四張床之間
這個男人不停走動
如同在這哆嗦的盒裡
一個陌生的單詞
碰撞我這裡所有的關聯——
有著兩張毫不相干人臉的門
一張表情誇張的床單
三根剝了皮的香蕉
四盞不同意見的燈
我換了一下姿勢
彎曲在寂靜也能顛簸的一刻
(消息被阻止在喧鬧的那頭)
與一個陌生的男人一起
打量窗外
籠罩城市的黑紗
火車象鋼管一樣穿透黑紗與城市(也穿透了我)
應證承諾裡的城市
在黑暗裡可以被兌現
如同應證城市
可以被巨蟒糾纏千年
我繼續寫字
鄰居正在用走調的嘴
消化飯後的胃
我繼續寫字
那些字喝飽了我的口沫
剛有些倦怠
就被車輪的叫喊
捲入鐵軌的深處
 

 
火車2

 


在這個車廂裡收到的不是消息
是一個人的始末
是留在窗上的曲線圖
黑夜被慣性撞擊的咆哮
而紅色的曲線依舊 如期而至
剛剛滿車朗朗 我還以為火車擅自跑向東北方
說實話 我最怕豪爽
換了節車廂
那裡有一隻女蜘蛛在吐絲
她的男友一起與她織網
電話裡吞吐的全是名人
但有時舌頭伸出飛舞
好在只有一人被捆綁
上面有兩位IT精英
談著如何綁架上帝
我怕被他們看穿
好在他們對過道裡經過的燒雞更加著迷
但還是狠狠的踢了門一腳
好像那也是潛在的客戶
這可不是很好的預兆
我擔心起我那三十五年的沙雕城堡
為此我匆匆看了一眼我的行囊
那裡躺著我的棉花糖木馬
那是我所有的家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