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廣慈:藝術讓我懂得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