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京&瞿廣慈:我們從來沒有離開過北京

 

 

緊張忙碌的工作,繁雜快節奏的生活方式,以及最近全球經濟大蕭條帶給人們的壓力,讓大多數人被周邊沉重的氛圍影響了心情。什麼可以讓人們重拾信心與希望?

 

 

答案:只有愛。愛家人,愛同事,愛身邊每一個人,更要愛自己。這是BQ在採訪藝術家夫婦瞿廣慈和向京時得到的答案。只有心中充滿愛,我們才可以積聚能量,充滿信心地去迎接挑戰。

 

 

瞿廣慈和向京的新工作室——“向京+廣慈”雕塑工作室位於798後面的一個藝術園區。這裡遠比現如今熙攘的798更適合搞創作。10年前,他們帶著對藝術的執著離開北京;10年後,他們功成名就,榮歸故里。10年的時間能夠改變很多事情,惟獨不變的是情感,對彼此的信任和支撐,對夥伴的尊敬,以及對北京的熟識感。

 

 

向京和瞿廣慈是公認的當今中國市場最成功的雕塑家,他們一年在國內拍賣的總成交數額比其他雕塑家的總和還要多。在表現身體尤其是女性身體方面,向京遠遠走在了國內雕塑家的前面。2005年,她在位於北京798藝術區的季節畫廊舉辦了個展“保持沉默”,其中兩件高度近3米的裸女作品《你的身體》和《你呢》呈現了女性身體的真實狀態。2006年,向京在上海美術館舉辦了另一個重要展覽“你的身體”,同名作品分別被英國Saatchi畫廊收藏。這兩個展覽確立了向京在中國當代雕塑界的地位,她被認為是“天生的藝術家”。

 

 

近兩三年期間,向京一直在為巡迴展做著準備,新作大大小小共20件左右的組雕,探討人類之間的有可能的溫暖的關係,“付出情感,去愛對方,基礎在於人是孤獨的個體,任何一個個體都有自己的個性,但是人又是群居動物,生活在社會關係中才能生存”。向京的新作放下了女人的身體,專注於探討人與人之間善的一面,幾個人湊在一起洗腳的場景,不太現實,但有著互相靠攏的隱喻。

 

 

而瞿廣慈的作品著力於表達計劃經濟體制在人們的肉體、靈魂、精神上留下的難以磨滅的痕跡,比如他的“革命浪漫主義”系列和“集體主義”系列,又比如他2007年廣受注意的新作“菜刀幫”和“東方不敗”系列。從他的作品中,人們可以讀到幾代人的成長記憶與歷史重負。

 

 

北京 我們從來沒有離開過

 

 

1999年夏天,瞿廣慈研究生畢業後,就和向京開著輛吉普車,帶著兩條小狗“黑皮”和“花花”,從北京出發到上海,在位於閔行區一條破敗髒亂的里弄深處成立了“X+Q”雕塑工作室。在那裡,他們開始了自由獨立的雕塑創作。同在一個弄堂裡的鄰居任誰都想像不到這兩個每天“鼓搗泥”的夫妻日後會成為當今中國藝術市場上公認的最成功的雕塑家。

 

 

2009年3月,夫妻倆帶著十幾個助手,打包了三輛集裝箱車的雕塑作品,以及從小狗變成老狗的“黑皮”和“花花”,又遷回到了北京。對於闊別了10年的北京,夫妻倆沒有絲毫的生疏感。

 

 

遷回北京的起源是這樣的:2008年向京的父親生病住院,兩個人放下手中的工作飛回北京照顧老人。有一天晚上,從醫院開車回家經過長安街,深夜裡的長安街沒有了擁擠的車流,顯得異常寬闊,王府井、天安門、北京飯店這些地標性建築物在車窗前掠過,熟悉的親切感讓想回家的衝動襲上心頭。瞿廣慈對向京說:“咱們回北京吧。”其實這樣的打算,向京一直深埋在心底。

 

 

“我一直都知道她想回北京,我們在去上海前一直都住在王府井那邊,所以對那裡的一切都很熟悉,那天晚上再一次看到那些場景的時候,把心底的感受激發出來了,是一個導火索。我們在上海住了10年,每一次出門還是要帶一份地圖;北京卻不一樣,即便我們有10年的時間沒有回來,而且這段時間裡北京也發生了那麼大的變化,但是對它的熟悉感,讓我覺得我們從沒有離開過。”